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含韵专访后会有期是我现在最想说的话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38:27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张含韵专访:“后会有期”是我现在最想说的话

腾讯娱乐专稿(文/曾妮)面对曾经“酸酸甜甜”的张含韵,她表现出的成熟让人恍然有些措手不及。丝毫不避讳的谈起曾经火爆大街小巷时,她想的是“快点忙,忙完好回家”,最低谷时与公司解约没人帮她,她倔强的跟律师说“我满18岁了,你不可以跟我聊吗?”。过早步入社会,进入复杂的娱乐圈,让她收起了真实的自己,当红时每天要认识各种陌生人,落难时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这样的经历都发生在她19岁之前的人生,如此的成长轨迹,张含韵却说“我觉得这一路都很好”。

腾讯娱乐:今天主要聊一聊十年以来过往的经历,您算是内地第一批出来的选秀歌手,您回想起当年的时光现在是什么感觉?

张含韵:我想起前两天看《快乐大本营》的韩寒,他上那个节目第一句话就说了四个字,如梦似幻,这个词我觉得也可以放到我自己的人生经历里头,现在想起来已经十几年了,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又有很刺激的东西,但是它就会让你觉得在那个时候它不是脚踏实地的东西。我当时去参加比赛,是因为看见电视上的海选,我觉得他们唱得没有我好,我就毅然决然去了。我到海选场地的时候才发现厉害人很多,而且当时我排到3988个,整个大场子开嗓的,美声的,民族的唱法什么唱法都有,因为我没有学过唱歌,我根本没想过我可以往下走,也没想到可以拿到名次。那个暑假我觉得基本上每个星期都做好了要回家的准备,但是每个星期又奇迹般地通过了。从成都比完赛了,又到了湖南,那段时间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的,因为像工作一样,每天有很紧凑的工作安排着,那个节奏从未放松过。那段时间我真的觉得像在梦里一样,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好不可思议。

腾讯娱乐:那个时候会感觉工作很累吗?

张含韵:会。我有时候跟朋友打电话或者跟我妈打电话会哭,因为那个时候才15岁,每天忙到凌晨两三点,第二天早晨六点又起床,我从来没有那么不够睡过。

腾讯娱乐:那时候因为工作太忙没有去学校上课吗?

张含韵:秋季开学第一个月耽误了。

腾讯娱乐:在早期的时候除了工作很忙以外,有没有别的什么困扰过?比如很疯狂的粉丝啊有没有遇到过?

张含韵:有啊,我一开始是特别开心,我突然发现有一天,那个大概是在比赛完之后,有很多年轻人能认出你来。后来因为播了那个广告以后,你会发现满大街的人都会认出你来。一开始是很感激的,因为有时候当时我跟着老板一家人去吃披萨,在必胜客的门口排队。后来变成他们找我签名,也在排队。那个时候觉得好高兴啊,挺荣耀的,因为老板跟他太太又在旁边,就觉得你签的艺人没错吧,真的感觉很高兴,很荣耀。但是再没过多久,公司有规定,你不化妆就不要拍照,因为当时跟上来的年轻的男孩子合过影之后,就被大家在网上非说他是我男朋友,其实我根本不认识。所以后来人家再找我拍照,我就不拍了,自己也是拉里邋遢,各种着急赶活动,遇到就不拍了。但是从那之后就开始有一点害怕去被人家认出来,一开始挺享受,后来就害怕。因为部分人就说那不拍了,挺失望的,其实我也很不好意思,因为他们喜欢我,我也觉得我也应该是很高兴地回馈你,但是有极大一部分人,“怎么耍大牌,你不拍,我们投了那么多票呢”。我会觉得有些人挺凶的,他们很不高兴地走掉了,所以很长一部分时间我特别怕被人认出来。有些人会说你根本没有电视上漂亮,还不跟我拍照。

腾讯娱乐:那时候会有压力吗?

张含韵:那时候小,他们说的任何一句话我都会放在心上,很敏感,会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很多都能想明白,但是那个时候是那种状态。

腾讯娱乐:那时候会有点后悔吗走上这条路?

张含韵:不后悔。那个时候可能想过要回家,我特别想回家,因为我当时读的是女校,从星期一到星期五住校,周六周末就寄养在老板家,因为当时我未满18岁,需要有一个法定的监护人,所以周六周末就接到他家。

腾讯娱乐:寄人篱下有没有什么不太自在的地方?

张含韵:对,是有的,因为他们家也有小孩,是一个小婴儿小baby,我会很刻意地规避自己的行为,比如说东西收拾好,不要给大家造成很多麻烦,每天早上早起,尽量配合他们的时间。反正挺小心翼翼,从小没怎么在别人家住过,其实也挺不适应,但是又很害怕觉得人家觉得你不好,一开始是那样,后来就好了。后来就赖在那不想走了。

腾讯娱乐:当时是多长时间给家里打一次电话?

张含韵:每个星期,刚开始去学校自己来带了一个我妈淘汰掉的手机,我忘了是叫爱立信还是什么。刚去学校第一天我就给我妈打电话,说我要回家,各种哭。后来学校把电话没收了,学校不允许同学带手机,女校管得特别严。

腾讯娱乐:就是住在老板家的时候呢?

张含韵:是每个星期打一通。

腾讯娱乐:会哭吗?

张含韵:哭,每次都哭着让我妈把我接回去。

腾讯娱乐:那你妈妈是不是也心疼?

张含韵:我发现我妈是成就了今天的我一个很大部分的原因,小时候我印象里我妈是很温柔的,从来对小孩没有那种打啊、骂啊的情绪,不强求你。如果我考试考差了,我妈会很理智地说,没关系,下次你要努力。妈妈答应你买的东西,这次先买给你,当预付了,你下次一定要好好考,她是那种很善良的引诱。所以从小我没有什么受到家庭的压迫。当我要去参加比赛的时候,她是支持我的。还有一部分,我印象中我妈是很柔弱的女子,因为我爸爸长期在外头做生意的父亲的角色,我可能懂事以后就不怎么见到他,一年可能见一两次。基本上算是我跟我妈相依为命,小时候我会觉得有时候跟我妈出去逛街、买菜,我都会觉得她会被商贩欺负的那种,她特别的柔弱,她说这个可不可以便宜点,人家说不能便宜,这个这么便宜了还能怎么便宜,特别凶,我妈说好的好的。她是那样的角色,从小我有一种想去保护她的欲望,我比同龄人更坚强或者更想快快独立起来。

腾讯娱乐:家人一直以来都非常支持你的事业?

张含韵:对,但是她是弱弱的,不是说你一定要怎么样的名次,我妈说你想读什么样的学校只要不犯法就去吧,很悠哉。

腾讯娱乐:您在2006年、2007年有两次登上福布斯名人榜,当时是什么心情?

张含韵:那个时候真的不明白福布斯到底意味着什么,直到我参加那个活动,我有看到那些人是从小在报纸上或者杂志封面见到的人物。因为说实话我刚成名的一两年,大家都觉得你真的是火爆了,但是我自己完全没有感觉。对于我来说,对于这个行业来说,我真的就是一个新人,而且是一个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很幸运的小朋友,所以你也得不到大家对你的认可和尊敬嘛,就是在行业内来说。

腾讯娱乐:当时你一下子就红了,您身边的朋友他们还会像你成名之前那样对你吗?

张含韵:有过一个阶段,我觉得挺感激这些朋友,在我刚成名的时候,我几乎很少有时间跟他们联络,因为我每天从头忙到晚,每天我沾床就睡,一开始成名半年几乎都是这样。但是每次他们联系的时候他们都很理解我,比如给我发信息我不回,到第二天再看到的时候又忙了就会一直不回信息。但我的朋友他们到现在已经习惯了,如果他们有事得打个电话不接就发个信息,反正我空了自然会回给他们,他们都没有抱怨。我感觉他们私底下已经排解掉那个情绪,排解掉一些不解,我感觉他们很懂我。到现在我们都是特别好的朋友。

腾讯娱乐:有没有有的朋友看见你红了会有一些负面的评价?

张含韵:有吧,我最好的那几个,现在我们都说开了,大家都长大了,他们都结婚嫁人了。当时我记得他们说“你唱得不好,我支持王琪”,当时就说“你不行,你得再学学唱歌,我支持王琪,我让我们全家人给王琪投票了”,当时我有点伤心的,我们还冷战了一段时间。后来长大了说清楚了,一个是朋友,一个是你突然之间变的跟他们不一样的时候,大家多少心理还有点不是滋味,因为那些小姑娘也是很漂亮,原来我们大家是一样的嘛,突然有一天我们的差距拉得极大的时候,她是那样的反对,但是很快我们又好了。因为我也觉得我唱得确实没有王琪好。

腾讯娱乐:您当时算是事业高峰的吧,最忙的时候您当时是什么状态,就是在广告、代言最多的时候,您当时工作量、工作时间方面有没有什么故事分享一下?

张含韵:我当时完全没有,因为我感觉不到成功,我不知道成功是什么样的,我当时也不觉得自己成功。第一,刚出道你不能赚钱,因为签公司我觉得那个比例大部分说实话新人是很多不平等的条约。就是利益很大部分是归他们的,你要去完全服从他们给你的安排。所以我当时我刚成名的时候,每天在想的时候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爸妈,我什么时候可以带小朋友出去玩。当时因为圣诞节,北京班里的同学偷偷带我出去玩了一次,被公司发现了,就被骂得啊。所以那个时候特别委屈,我可能有大半年没有回家,因为做宣传或者成都做歌迷会,因为我家在德阳离成都只有一个小时,但是我在成都待了两天我却没有一分钟可以回家见我的朋友。你就在家门口但是你就进不去的感觉,特别的遗憾,特别的煎熬。所以我每天在想我什么时候能回家。

腾讯娱乐:那个时候你自己的心态相较之前会不会有一些变化?

张含韵:有吧,那个时候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什么状态,但是我感觉挺忙的,像个机器人,每天就在想我朋友约我的时候我不能见,我妈妈他们约我的时候不能见,那个时候还挺有责任感。可能有委屈,自己偶尔静下来的那种委屈,但是你如果说每天都大量工作的时候,所以我脑子里都在想明天要推掉这个,然后我要干那个,然后我要怎么做好那个事,好像你突然觉得你想做一个跟小时候梦想里头的那个人,她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人,她可能像一个领导者,她可以引领你很多事情的领导者。但是那个时候才发现,那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她可能意味着你要有很强的责任感。

腾讯娱乐:会有人说你成名之后变的浮躁什么的吗?

张含韵:有啊,因此朋友也会跟你吵架,他们会说我,但是我觉得因为我没有感到自己真的有多火,或者因为这个行业大家还是对资深的前辈尊敬,对年轻的人你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很多时候人家都说,别人眼里的你跟你自己眼里的你是不同的,我自己眼里的我自己就是一个玩命工作的小愤青,很盲目,可能工作的时候真的会忽略身边人的情绪和感受,在别人以为那个是浮躁,可能我都不知道什么是浮躁,我只是觉得自己像个机器人一样不断地去工作。

腾讯娱乐:你后来工作慢慢变少了的原因是什么呢?

张含韵: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唱片不赚钱了,你会发现原来小时候最爱看的音乐排行榜节目都没有了,以前这些节目都是中午、晚上固定时间播出,放学的时候刚好可以看到。你歌没地打榜,你又没有收入,所以唱片公司不愿意给你投入,不愿花钱去请好的制作人、好的班底。所以也不给你出歌了。

腾讯娱乐:你那段时间都在干吗呢,如果没有出现在银幕上。

张含韵:一开始公司会找给你找一些补习班,英文、数学、语文什么的,但是我大部分时间还没有适应,怎么突然就从一个很忙的状态变到了清闲了,所以好多时候都在发呆,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到底应该干吗。如果你说完全回到学校好像有点回不去的感觉。

腾讯娱乐:是很不适应吗?

张含韵:对,特别不适应。

腾讯娱乐:当时心态有没有不太好的时候?

张含韵:一开始都还好,因为那个时候跟公司解约,公司整个都解散了,但是我的合约还在,所以跟他解约大概费了两年的时间。

腾讯娱乐:就是打官司吗?

张含韵:没有到打官司的地步,老东家对我还是很照顾的,因为我年纪也小嘛,因为有时候涉及到合约是涉及到利益的,因为我父母又不懂这个行业,所以你必须自己跟他们谈判。

腾讯娱乐:是你靠你自己在和他们谈?

张含韵:对啊,我当时可能刚18岁多一点,刚在北京贷款买了房,我要自己去找律师,律师一看这小不点干吗啊,说你父母呢,我说我满18岁了,你不可以跟我聊吗。所以我骨子里还是挺倔的。

腾讯娱乐:那时候会不会觉得很无助呢?

张含韵:有,但是没有人可以帮到你。最大的一个差距是别人原来在你火的时候,你会觉得目不暇给的,每天是不同的人蜂拥而至的感觉,每天在认识不同的人。当你落寞,突然没工作,你也接触不到外头,公司又整个解体,大家都鸟兽散了。至今我很感觉有那段经历,在别人走了以后,还会让我看见有些人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高兴也没有为我悲哀,很正常站在那,所以就很珍惜那段时间。

腾讯娱乐:公司为什么会解体呢?

张含韵:因为当时大的艺人合约到期了,基本上只有我了,唱片不赚钱,难以维持下去了。

腾讯娱乐:那段时间算不算你最难熬的时候?

张含韵:现在我觉得都过去了,就好像好了伤疤忘了疼似的,那个时候可能真的有,因为太小了,要一个人面对,是那样的,但是现在我觉得挺好的。

腾讯娱乐:会跟爸妈说这些吗?

张含韵:不会,我妈可能知道吧,但是我妈也是那种不愿意问,她不想去强求,所以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她每次说你要注意身体,要吃什么,没关系,有妈妈在,你不行就回老家,妈妈可以养你,这样那样的。妈妈只字未提我解约怎么样,以后的工作怎么样,她就是说她支持我。

腾讯娱乐:当时你朋友不会帮你吗?

张含韵:他们都是学生啊。

腾讯娱乐:就是工作当中,之前的同事朋友都没有愿意帮你?

张含韵:其实工作当中的同事他们涉及到的是他们领域的那部分,比如安排通稿,像跟你们沟通或者怎么样,但是要涉及到借阅,涉及到往后,其实大家都还年轻,我一直强调站在我身边那几个就是原来在工作当中最紧密的,比如像经纪人,虽然他去了别的公司,但是私底下联系都可以为你出主意,但是你会发现那个时候只有你自己去面对,他再怎么出主意只是作为一个意见和参考,并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

腾讯娱乐:你当时会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感觉吗?

张含韵:有。

腾讯娱乐:很失望?

张含韵:那个年纪是吧,但是我真的是想强调,虽然在那个年纪遇到那个事,现在看来是挺有一些失望,觉得对一个孩子来说是挺悲哀的,或者你会怜悯他,但是说真的因为我工作早,加上我从小就会觉得有问题就应该面对和解决,所以走到今天我很感激那段历程,我并不觉得多可怜,多悲伤,反而我觉得正是因为这些,所以让现在的我会觉得内心更强大了,或者活得更自由自在了,因为你不会害怕接下来的问题。

腾讯娱乐:你解约之后那段时间你做了什么呢?

张含韵:解约之后还盲目地大概漂了一两年吧。

腾讯娱乐:在北京漂吗?

张含韵:对,有做过主持人,有去中戏进修。

腾讯娱乐:那时候你有签公司吗?

张含韵:没有。

腾讯娱乐就是自己的一个状态?

张含韵:对,那时候有很多人帮到我,比如有原来在湖南工作接触过的一些长辈,他们推荐我去做主持人,也有接触过的导演他们就把我引进到中戏去跟班,就是进修一年跟班。小时候我不会觉得我跟他们到底有多熟多亲,但是你会发现这些曾经或许只有几面之缘的人,他在你无助的时候,为你指引了那么一下,但是那个方向让我很正面的坚持到今天,他们没有说你回家做生意吧,他们没有说你别干这行了,或者说你赶紧签个公司去炒作,没有任何人这样。

腾讯娱乐:那时候的那些工作都是靠你自己找吗?那段时间你有经纪人吗?

张含韵:没有。

腾讯娱乐:完全是自己?

张含韵:对,所以我不会出去找工作,因为别人找不着我啊,我也没那个渠道,所以介绍过来的这些可能他们都不是主要介绍工作的,他们都是因为在那个时间看不到我了,所以偶尔关注一下我,这些难能可贵的人。

腾讯娱乐:您当时是什么感觉突然间觉得这些光环退会了之后你的感受?

张含韵:我当时只想着我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比如那个导演说你去中戏进修,我说可以吗,我说我现在想赚钱,或者我想将来有工作的能力,因为选秀节目是很大众的平台,只要想去就去,不在乎你唱得好不好。但是我在最火的那段时间,我都非常深刻地意识到我唱歌并不是最专业的,也并不是好的。演戏根本不会,所以当他们给我找了这些机会的时候,我当时觉得行,意思就是说我的梦想还需要坚持。

腾讯娱乐:刚才您说到想要赚钱是因为当时的生活比较困难了吗?

张含韵:没有那么困难,但是因为你比如做主持人还是有稳定的收入,虽然不像艺人可能接个广告演出那么大的收入,但是它的工资是稳定的。

腾讯娱乐:收入是会少很多吗?

张含韵:少很多,但是对我来说没有很差,因为我成名的时候,所有钱都交给我妈保管,现在也是,大部分都给她。而且我没有消费奢侈品,或者生活很奢侈的习惯,可能工作的时候会见到我用,那是因为主办方对我们的客气和尊重。但是我自己生活里跟大家生活也是一样的。

腾讯娱乐:那个时候没有靠家里给你支持吗?给你一点钱?会需要吗?

张含韵:还没有。

腾讯娱乐:还没到那个程度?

张含韵:对。

腾讯娱乐:那个时候会不会有一些人对你的态度也改变了?可能你不那么火了之后。

张含韵:那段时间我不知道别人对我有没有改变,因为我不太愿意见人,是那段时间的状态。就是我埋着头工作,私底下比如原来会碰到谁谁谁,可能在工作上经常碰到的人,但是我不太愿意出去见他们,可能他们也会约我。

腾讯娱乐:心态是什么样子呢?

张含韵:我也没有好好作出什么成果,大家在一起都开开心心的,如果我一去大家一问,我都不好意思怎么说,我说我现在很困难吗?我说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嘛。

腾讯娱乐:这种落差还是挺大的?

张含韵:对,可能心里也有自卑吧,当时没有细想过,我只是觉得如果有工作来要珍惜了,因为小时候忙的时候那个时候对工作的态度是忙忙忙,快点忙,忙完了我想回家。后来才明白工作也需要你付出心意,没有心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所以到后来我特别珍惜每一次的工作机会。

腾讯娱乐:你当时有想过我一定要再火起来,我一定要再把我的事业做起来,有这样想过吗?

张含韵:心里是这样给自己打鸡血的吧,但是我很明白幸运不是每次都会眷顾你的。我也很明白你现在去演戏或者下次再去唱歌的时候,我只能说自己尽量去做好,但是我已经不企盼说能所谓的一炮而红,因为我太了解那个过程是为什么了。但是我会觉得因为当时的我们是中国偶像最早的年轻代表,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案例给我参考,现在因为选秀已经白热化了,而且也很多届了,还有网络也更加发达,现在当他们面对问题的时候有一些东西可以去参考,但是我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真傻啊,眼睁睁觉得自己傻透了,却不知道该干吗。

腾讯娱乐:你后来是怎么走出来熬过来,觉得对你帮助最大的是谁?

张含韵:其实没有多好的关系,却在关键时候给我指了路的人,有导演,有原来工作过的长辈,有我现在的老板,包括我一直以来的这些朋友,我很感激他们,因为当时肯定手里有一部分钱,好多人就直接说你开淘宝或者你做小生意,反正总之你就是为了赚钱,就是找活路。但是有的时候我发现我听从他们去上学,去学唱歌,学表演,虽然他们不是赚钱的,而且你也不知道你做这个以后能不能成名,但是当我放低自己去做的时候,你才知道这个也是去在为你下一步的成功做准备。

腾讯娱乐:你有试过去开一个淘宝店什么的?

张含韵:没有。因为我当时觉得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去下海,我觉得梦想还没有完成,我就是想要去先把自己的专业巩固好了。

腾讯娱乐: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放低身段做这些吗?

张含韵:那倒没有,我当时觉得我身段一直没有很高,因为你做了这行,因为自己不专业而不敢迈出那一步的时候,那你是不是应该再拼一拼。

腾讯娱乐:现在回想起那段时间会是一个什么感觉?

张含韵:深吸一口气,再把那个气都呼掉了,觉得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想起来觉得挺有意思的,好像是一个大人在看着成长中的自己,有彷徨,有失落,有咬牙坚持,好像人生的好多阶段在那个时候都不期而遇的,但是就是遇上了。

腾讯娱乐:你有没有遇到一件什么样的事情让你当时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张含韵:没有工作,没有学习,就是解约的那一段吧。而且晚上睡不着觉,眼睁睁到天亮,一拉开窗帘,天亮了,大哭一场,然后就累得睡着了。

腾讯娱乐:那个时候是一个人住吗?

张含韵:对啊,一个人在北京,我不想让我爸妈来,我也不回四川,我可能有一年多没有回四川。

腾讯娱乐:是因为很倔强?

张含韵:对,不想回去他们问我说你最近解约怎么样,或者你公司怎么不给你安排,因为他们也不懂,你还要给他们解释,给他们解释又着急,他们又解决不了问题,你会觉得那样很复杂,又累心,所以干脆就不回去了。

腾讯娱乐:那时候会有朋友陪着你看看你吗?

张含韵:偶尔四川的朋友那个时候他们念大学了,有多余的时间和自己攒的钱坐火车来看我。

腾讯娱乐:后来你慢慢复出,这个是什么原因呢?

张含韵:后来因为一个是中戏学了一年了,自己也想去工作,想试试自己怎么样。我也问老师说,我说因为我是插班生,没有办法做到像别的孩子那么全全的时间在学校,我说怎么办。老师说你有挺有天赋的,你别以为你只会唱歌,像你有工作经历,又有机会去摔打,你就出去吧,在学校是学习理论,真正的实践比理论更可贵。当时他们因为刘德华有一个新星导演计划,那个导演是自己是编剧,故事是他自己又发生在重庆,他们就推荐我去见导演。导演后来跟我坦白讲,当时他并没有想要用我,也对我并不是特别看好,因为他不知道我能演成什么样,他会觉得我也没有太多的表演的经验。

腾讯娱乐:那是第一次拍戏吗?

张含韵:第一次拍电影,之前很小的时候拍了两部作品,但是我觉得那个我自己都没法看,是真不会演。见到他的时候,他跟我说,一聊,发现原来我其实还是挺简单的,因为他怕我过多的经历演不了那个高中生。

腾讯娱乐:当时是什么片呢?

张含韵:《初恋未满》。见我的时候一聊,我也哭,他说你有18岁吗,我说我也不知道,因为高中也没念完,聊了一些感受,聊了一些家乡的东西,后来他们就跟我说定我了,我挺感激的。

腾讯娱乐:你在中戏当时学的是什么?

张含韵:学的表演。

腾讯娱乐:只念了一年那种?

张含韵:对,就是插班生,也不会给你发文凭,但你每天跟着上课,同学都特好,他们算是从小听我的歌长大的,所以大家都熟得很快,他们排作业有什么需要的大家跟真的同学一样。

腾讯娱乐:你插到大几的?

张含韵:如果按我的年纪应该念大三了,但是我当时跟的是大一的班。从大一的下学期跟到大二的上学期。

腾讯娱乐:只跟一年的话后边的很多课程不是学不到吗?

张含韵:对啊。我在《初恋未满》里面的搭档冉旭,他是中戏的,虽然我跟他同龄,但是他他必须让我叫他师哥。合作的时候我就发现,他们也需要去摔打,但我更需要的是在私下多联系台词,像我原来平翘舌是不分的。而他们需要摔打的是跟我们交流,大家怎么去更自然的习惯这个拍摄的现场,所以大家都要学习。我现在并不想我每天都工作排得满满的,现在我如果有工作就去工作,空闲下来的时候,自己要去反省,要去沉淀,要去想接下来我要找哪个地方。

腾讯娱乐:你觉得在学校的时候学到的东西多还是在工作的时候学到的东西比较多?

张含韵:工作可能感受更大,但在学校里当时认为用不上的东西,也是无形之中已经支撑了你很多了,这个比例也只能说一半一半吧。

腾讯娱乐:当时为什么高中不想念完了呢?

张含韵:要工作啊。

腾讯娱乐:就是因为很想出去?

张含韵:因为要工作了,虽然咱说可能想把工作节奏放慢,但是真的遇到你可很渴望的角色的时候,你不是也要去吗?

腾讯娱乐:家人不会反对吗?

张含韵:他们从小就没有反对过我任何事,我妈就说你好与坏都是我姑娘,你的人生你自己要作主,当然你也要负责去承担。

腾讯娱乐:包括你不想再念书,他们也是支持的?

张含韵:对,我爸反对吧。但是因为我都已经那么做了,他又能怎么样呢。我觉得还好,他可能思想上封这一点,但是大部分在最后结果的时候其实家人就是支持你了。

腾讯娱乐:你这样的行为当时是不是在学校也是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呢?

张含韵:有,很多人就问我说,你认为成名早是对是错,或者应该抛弃学业去工作,我真的不能坚定地告诉他,因为我自己从不后悔,而且我也认为说我的经历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益处,我非常的感恩这段经历。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对没有能够念完大学念书这些感到遗憾,所以我觉得有机会学习还是要让自己有一个完整的学习的生涯,如果中途有机会你真的想的时候,你就要牺牲自己去做你想做的事。因为很多人说你认为成功是需要牺牲吗还是怎么样,我觉得牺牲是有可能,也可能是必然的,但是选择却在于自己。当你选择的时候,你就要想清楚你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这个责任,和这个必要的牺牲。如果你选择了所谓的牺牲,其实只是变成你的这一段路上的一段路了,它并没有说多么的可怕,或者是说有多大的牺牲的感觉呆在那。

腾讯娱乐:你现在是签了新的公司吗?

张含韵:我签在《初恋未满》的那个公司了。

腾讯娱乐:当时拍完那部片子之后就签了?

张含韵:嗯。

腾讯娱乐:当时签了之后,是不是生活状态又开始慢慢变好?

张含韵:去年吧,去年是我整个复出阶段又开始忙的一年,《初恋未满》大概是前年拍的,那时候还悠哉悠哉的,完成一个电影,也没有其他的事了。我拍完《初恋未满》我一个人去旅游,去了日本,去了美国,美国算是一边学习,去学了学英文。因为我表姐刚好在那边念研究生,所以我过去找他们,去了纽约波斯顿。我长那么大第一次出那么远的门,因为原来工作的时候没有时间给你出去玩,我从来没有旅游过,原来忙的时候,低谷的时候就更别说了,老家也不回,哪也不去了,反正就觉得得把这问题解决了,踏踏实实得有个正事做。到后来拍完《初恋未满》我真的很感激那次机会,因为我突然发现很多包袱,像小时候不自信的包袱或者偶像包袱或者是很多的疑虑,我突然从拍那个电影开始我就打消了。

腾讯娱乐:以前有很多的偶像包袱吗?

张含韵:对啊,有啊,因为其实那个就是因为不自信。

腾讯娱乐:比如说呢,会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张含韵:因为你很担心自己表情丑啊,担心这个眼不好啊,其实那个会更造成你表演的紧张和放不开。演完那个戏之后,我到现在觉得我很容易打开自己,我出来工作早,我没有什么在工作上相遇的朋友,因为大家比我年纪都大,所以也不懂得聊天,特别不懂得社交。但是《初恋未满》因为大家都是同龄就很好。

腾讯娱乐:当时票房怎么样?

张含韵:按理说没有很好。

腾讯娱乐:会给你造成什么压力吗?

张含韵:没有,因为在拍的时候,他就跟我们说,说这个我觉得它不是一个商业片,那就意味着我们不赚钱,但是是一个代表青春和梦想的片子,所以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来了你就踏实地演吧。整个拍摄过程中像老板像刘老师没有来现场一次,整个交给了我们,但是作为商人那一部分他可能有,但是他并没有展现给我们,所以我很感激他们肯投钱去请这些所有的,除了我以外,当然我在演艺界还是新人嘛。还没有说想要花钱制造什么样的大腕和班底,全是新人,意味着他没有去思考过他要赚多少钱。

腾讯娱乐:你现在复出之后也是有在慢慢地转型吧,现在音乐作品比较少了,主持、影视会比较多,这是一个什么原因呢?

张含韵:唱歌是因为现在所有的老板不愿意去投钱做唱片,包括小时候我们喜欢的那些歌手他们几乎也都是两三年才发一张或者发几首单曲了。我会一直坚持唱歌,因为这是我喜欢的嘛,而且我发现演戏虽然一开始是一个比较难熬的开始,但是现在慢慢上路了之后,唱主題曲、插曲,我只要合作一个制片人,我就会跟他们自荐,我说我有歌或者你需要我给你唱歌吗。

腾讯娱乐:为什么你觉得演戏难熬呢?

张含韵:一个新的事物就像你刚去实习的时候,上手需要过程的。

腾讯娱乐:你有遇到什么让你觉得特别困难的什么在演戏里?

张含韵:每天在现场被骂。

腾讯娱乐:为什么?

张含韵:我在中戏只待了一年,而且中戏不太教你走位,摄影机的走位,主要是现场的临时应变的东西。刚去完全不懂,就各种现场,导演是真骂的。

腾讯娱乐:骂的最惨的时候是什么?

张含韵:哭啊,当场就给我骂哭了,因为他一骂我就紧张,越紧张就越演不好戏,各种忘台词,忘机位,忘走位,可能来个几十遍一条就不过,然后你已经大汗淋漓了,终于别不住了,我说对不起,大家请等我五分钟,我就跑到角落里稀里哗啦一苦场,哭完了擦干泪,告诉自己你可以了吗,我说可以,然后我就还得继续拍。

腾讯娱乐:就是在拍《初恋未满》的时候吗?

张含韵:不是,《初恋未满》还好,因为电影不像电视剧,因为电视剧很快,所以你要适应它,你需要时间。电影跟电视剧比较不一样的地方,电影的摄影师比较跟着你,它没有太多的设定,你爱怎么演他跟着你,因为它要求你的生活化,你的自然化,但是电视剧可能就像一台舞台剧是排好的是有要求的,特别是对手跟对手之间。

腾讯娱乐:是在拍你的《兰陵王妃》的时候吗?

张含韵:是在去年湖南卫视的《因为爱情有多美》,我不是重要的角色,但是那个是比《兰陵王妃》更早拍,是我正儿八经复出之后的第二部作品。

腾讯娱乐:这种会不会又给你造成新的压力?

张含韵:有啊,但是你得克服嘛,我并不觉得它会变成跨不过的鸿沟。

腾讯娱乐:你现在工作又开始忙了,会不会觉得有点累?

张含韵:不会,我很感激现在。累的时候也会累,但是像小时候觉得特累的时候还会委屈,因为念高中的那一阵,晚上唱歌唱到凌晨两三点,半夜还得回学校,大家都睡了,你得轻手轻脚去洗脸,再爬上床,然后把被子一盖在里头哭一场,然后早上六点又起床,因为大家是集体的时间。迷迷瞪瞪晃了上半天,下午又开始工作,那样挺难的,也挺不好的,但是怎么办呢,这就是你的路你要走。

腾讯娱乐:你现在会有一种重生的感觉吗?

张含韵:还好。我觉得人在不断的长大,所以我依然是原来的自己,但是我很高兴的是小时候幻想的那种人或者我喜欢的那种人,我明白他们为什么像那样子站在那了,因为我今天也经历过了,所以我心里有底气了,所以可以像那样子站在那了。

腾讯娱乐:如果要给你出道这十年做个总结你会怎么说?

张含韵:我很感激我还是原来那个自己,其实就是说我的梦想还没有断过,而且现在一直还再往前走,我很好,继续前进吧。我生活中是那种挺爱幻想,挺不切实际,喜欢浪漫,喜欢看小说那样的一个人。

腾讯娱乐:像你刚才说的会如梦似幻吗?

张含韵:似梦似幻,现在真实了,感觉踏实了。我觉得这一路都很好,在我现在觉得。

腾讯娱乐:感觉这一路走来还是得脚踏实地走?

张含韵:对,我现在终于踏实了,所以后会有期。

腾讯娱乐:终于踏实了是指心里还是?

张含韵:不,小时候是不懂行业,一切未知,自己也没有底气,现在我已经知道自己很清楚自己要什么,有机会该怎么去走,所以我现在虽然不想说每天都活跃在那个做宣传、拍杂志、做采访,因为我现在会觉得作品更重要,所以我觉得后会有期是我现在最想说的话。

腾讯娱乐:你现在你想要的是什么?

张含韵:就是踏踏实实工作,生活跟工作结合好一点,而不是小时候盲目地觉得忙叨忙叨就是好的。

腾讯娱乐:你一直提到你的梦想,你的梦想具体是什么呢?

张含韵:站在台前,然后做一个有责任感,就像别人指引我那样,我希望我的音乐也好,或者一些角色人物也好,好像小时候我看到那些作品的时候,我觉得它就像一盏明灯,在我无助的时候可能它会点亮我。我也希望如果我有这个机会做这样的工作的时候,我希望它是一个正面的,可以为别人带来感触的一份工作。

腾讯娱乐:今天的问题到这里了。

长沙干洗机价格

贵阳水草批发

吉林手动喷砂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