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口井的故事评雨燕长篇小说这方凉水长青苔

发布时间:2020-07-13 20:29:18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尹鸿远

印象中,利川大水井很神秘,很诱惑,总让人遐想。直到长篇小说《这方凉水长青苔》出版发行后,笔者才走近那里——雄伟的建筑、天然的石桥、幽深的古井……

长篇小说《这方凉水长青苔》约40万字。作者以大水井古建筑群为背景,以悲凉的笔墨描绘了解放初期以及“文革”中“大水井”里的人性如何被扭曲,被害者在灵与肉两方面遭到何等的摧残。以简洁明快的叙述、起伏跌宕的情节、饱满丰厚的人物形象、极具特色的地方语言,展示了大水井古建筑的精美和不平凡的兴衰历程。让我们看到了绚丽的人性光辉、人与命运抗争的艰辛,更能让我们聆听到历史变迁与心灵的剧烈碰撞。

读《这方凉水长青苔》,作者的叙事虽看起来不按时间顺序、不受空间分割,但却又是在一个预设的时空里运行。它的故事以人物情节为线索,人与人的联系自然而得体。这部长篇小说仿佛是一座没有梁柱的建筑,它是一种既非线性又非板块的后现代多面体穹顶结构。时间与空间、人物和事件,都分切成小块,打乱次序,被精心安排在各个场景中,并通过各个人物的命运把历史碎片缀合成为一个整体。

一开始,我们就大致知道了故事的结局,柳怀礼的老伙计——高僧空尘站在夕阳里,指着神仙峰的白岩长叹一声,转身离去,从此音信全无。小说中,锦屏庄园的主人柳广瀚、柳广沐、柳子禹等,到最后都是含悲屈死。从叙述的角度讲并无悬念,但在作品的内涵上却提出了一个大问题:我们如何来理解和说明当时社会的复杂性?这是一个涉及社会背景下人类生存的问题,是一个关系到对人格、人性的认识问题。鉴于此,作者没有像传统小说那样,将主体完全隐藏起来,而是把叙述、追述、描述、评述结合在一起,建立起与作家要表达的思想情感内容相适应的文学结构和叙事方式。

柳蝉儿、柳蝶儿、柳昱途、牟天顺、黄承业在小说中是最具生命力的人物,在他们身上体现出了人的生机勃勃的力量,虽然历经艰辛,但面对自己的特殊命运总是不屈不挠。“受害者”往往是处在社会底层的“沉默者”,很少有人能听到这些“受害者”的声音,是谁剥夺了他们的话语权?沉默是我们民族在特定时代的集体记忆。小说里面的柳氏一家,从族长到儿孙,都毫无例外被阶级身份的烙印拖入屈辱的深渊中。

江南女子夏澄荷是小说中的重要人物之一,自1948年秋,她的亲人便两岸相隔,爱情也夭折,她被遗弃在一座孤岛上。逆境中,原本冰聪明的夏澄荷为了锦屏庄园,把自己的身体呈在了祭坛上,在自己熟悉的床上,主动献给区长耿长风。后来,为了昱途不再受饥饿,在队屋的食堂,她又把身子主动给了掌勺师傅秦大福,任凭秦大福一次又一次疯狂地蹂躏、剥夺……锦屏庄园25年的艰难历程,夏澄荷最终没能逃脱厄运,死于1973年那场“批林批孔”运动,死于极度恐惧、完全绝望中,死在她第一次看见后就吓晕了的老鹰岩。

小说里有关性的描写是至关重要的。性爱不仅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生理行为,同时也是一种社会行为,是一种包含了多种生理、心理和社会因素制约的社会行为。在小说中,雨燕成功地以性爱为视角揭示了性与人物、性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她通过文学描绘使人们意识到性也是天赋人权之一,是不可压抑的。小说正是通过描写柳蝶儿与牟天顺、柳蝉儿与黄承业、柳昱途与竹丫的情欲之爱,才使得他们都闪烁着光辉,从而使他们更真实。

爱是一种选择。上帝为每个人预留了选择的空间,所以,一个人一生的爱是自己创造的。无论是永恒的还是瞬间的,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是坚实的还是破碎的,只要融入了血和泪,就不会忘记。锦屏庄园申报“国宝”成功后,牟天顺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临终时提醒儿子礅子,把柳蝶儿的尸骨挖起来,跟他合葬在一起。牟天顺与柳蝶儿情动天地的爱情悲剧。

宽容别人就是善待自己,世上人物各异,好坏并存。小说中,我们叹息那个年代的荒诞,我们痛恨杜兴来、林雨寒、耿长风、杨八斤等这些小说中的反面人物。然,我们又何苦去唠叨世态炎凉呢?万物都有其不足的一面,我们为何不以一颗包容之心,来体察它的另一面呢?请不要抱怨,好坏善恶,自有公论。作者坦言:“人只有在心灰意冷的时候,才能清醒地总结与反思。‘和谐社会’是人类的理想,真正实现它,需要除去浮躁,深刻地反省,痛苦地扬弃,理性地包容。”

《这方凉水长青苔》给了我们悲凉的记忆。大水井,经历一段荒诞的岁月之后,断壁残垣仍值得我们虔诚地走近它!

鹰潭工服制作

石嘴山西装制作

长葛西服设计

白城订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