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陈平我恨自己贪大求全

发布时间:2020-06-28 13:47:07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星晨急便创始人陈平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2012年3月,一则声称是快递企业星晨急便创始人陈平发出的“公司解散”短信在业内风传。号称创建“云快递”的星晨急便三年时间便轰然倒塌,引发市场一时唏嘘。

昨天,星晨急便董事长召集股东商讨星晨急便的下一步策略。记者昨天了解到,目前该公司网络尚未恢复,部分加盟商已开始自谋出路,与此同时,部分北京加盟商已做好发起集体诉讼的准备。

从过去两年看,这个市场并不乏退出者,去年国际四大快递之一的DHL宣布退出国内的快递业,更早之前,深圳东道快递也以倒闭的方式退出。

在被曝“跑路”后的第五天,3月10日下午,已过“知天命”之龄的陈平对本报记者详解了星晨急便是如何从闪亮的“云物流”平台走到如今的“倒闭”漩涡中。

3月10日,北京望京一家咖啡馆里,陈平穿着一件休闲毛衣,背着双肩包与记者见面,看上去一点不像过了知天命的年龄。这是“跑路”风波后,陈平首次露面。

“跑路”传闻惊动各地朋友

新京报:网上盛传的陈平跑路短信你看了吗?大家都说你失踪了。为什么不愿意出来面对公众?

陈平:我听说过了,那个短信不是我发的,但短信的内容确实是我跟加盟商员工谈话的内容,内容是真实的。

但我并没有跑,一直在处理关于此事的各种事务。在风口浪尖上我觉得自己没必要出来,这样只会把事情越搅越乱。我真没有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我世界各地的几十年不联系的朋友都来电话。

新京报:鑫飞鸿说你们拿走20多万货款,紧急转移了设备?

陈平:这是个误会。其实是,华南公司在3月1日时给鑫飞鸿员工发放了工资,但没有给星晨急便的员工发,到3月6、7日时,星晨急便的员工就闹事。结果一个星晨急便高管就派人收了东莞18万元的客户欠款,自己把星晨急便的工资发了。后来鑫飞鸿一看账上的钱没有了,就猜测是不是卷款跑了,引发了一场误会。

抵押房、车贷款300多万

新京报:据说现在从法律意义上讲,鑫飞鸿并不属星晨急便?

陈平:当时跟鑫飞鸿签订的合同上写着,还清他们的3700万债务之后,鑫飞鸿所有资产都归我。合同最后一项还写着:公司股东大会批准生效。但当时星晨急便的股东并不赞同我这么做。我就自己拿了2200万投进去了,以个人名义借给鑫飞鸿,帮他还债务,到现在合同虽然签字但并没有生效,从法律意义上讲,鑫飞鸿还不属于星晨急便。

新京报:公司股东都没有同意,你就拿着自己的钱冲进去,当时怎么想的?

陈平:公司股东不批准,我就自己去赌,以个人的身份与鑫飞鸿签订合同。我当时是想如果收购整合成功了,我将会向董事会再次提出申请,并说服董事会将此次并购公开化,上升到公司层面,鑫飞鸿肯定跑不了,我为星晨急便做了件大好事,公司再把钱还给我个人。如果失败了,我自己投的钱,责任我来承担,我也认了。

新京报:大家都说鑫飞鸿是压垮陈平的最后一根稻草,你现在后悔吗?

陈平:既然赌了就不应该后悔。但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会在资金更充裕的时候做这件事。后悔我没有在条件更充分的时候去做这件事。

新京报:现在员工的欠薪、加盟商的欠款处理得怎样了?资金缺口有多大?

陈平:开始慢慢平静了。我把房子和车子抵押了,从银行贷了300多万。我们并不是说钱没了,有一个多大的窟窿,我现在是三角债务,我拿了他的加盟款和保证金,他又拿了我的货款和货,还有一些罚款,系统的扣款,对完以后,总数是平的。决不是赔得什么都不剩。

新京报:目前对公司作何打算?

陈平:我希望尽快恢复运营,股东大会特别讨论了目前跟加盟商、客户之前的欠款问题,这些债权债务关系会在本月内清理掉,三角债对冲之后整体是平的,并不存在资金缺口。

星晨急便计划转型,B2C业务我们将转给其他合作伙伴,已经谈得差不多,在本周四进一步敲定。其他的网点将开始做代理代收业务。

含恨从宅急送出来

新京报:现在很多人质疑你,说你太激进,你觉得呢?

陈平:我觉得旁观者清,这些评价我是能接受的。

在宅急送2008年的那次转型,由传统物流转为快递时,应该还是过激了一点,现在大家都认为我的方向是对的,但是大家并没有跟上我。我个人跑的太快了,当我一回头的时候,我的队伍没有跟上,这样打仗肯定失败。

当时来自家族员工的压力、投资者都不满,宅急送内部矛盾爆发,再加上融资不成功和金融危机三重压力,我含恨从宅急送出来。那个时候的恨是恨别人,怎么这些人都不理解我,不拥护我。

这次也是含恨,这次恨自己,恨自己太贪大求全。

新京报:从宅急送出来,到二次创业面临巨大困境,如果这次星晨急便倒了,你打算做什么?

陈平:如果这次星晨急便起不来了,我也不会离开这个行业。1993年我从日本留学回来,把物流快递的概念带到中国来,20多年我一直在快递物流行业打拼,第一个提出云快递、落地配,第一个尝试代理代收的模式,我看着中国快递物流业从无到有,感情太深了。就此放弃,这不是我陈平的人生,即使跟别人打工我也不会离开快递物流业,我会一直工作到最后。

未来平台一定是直营

新京报:这次星晨急便的危机爆发,很多人认为是你对加盟模式控制不力,你觉得加盟制还适合现在的市场环境吗?

陈平: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没有一个用加盟模式做快递物流的,但在中国,还要用加盟模式做。

首先,中国这种文化,大家宁当鸡头,不当凤尾,大家都想当老板,自己开个小店都很有成就感。

第二,在中国,人们的收入水平低,所以他在用快递的时候考虑的是成本,对价格很敏感,只有用加盟方式才能满足你这种低价格的服务水平。

但这种模式也有很大的问题,就是流动性大,服务不稳定,很容易出现问题,这是中国快递业未来需要共同解决的。借鉴国外肯德基麦当劳的加盟经验,所有的房子都是我来租,如果你加盟商不符合我的要求,我马上把你赶走,下一个再进来,所以将来快递加盟,平台一定是直营的,这样就掌握了话语权。

人物

陈平20年快递人生

快递行业风云人物、宅急送原创始人,年逾50岁的陈平二次创业几近失败。作为中国民营快递之父,陈平带领的星晨急便是中国快递业转型路中的一个样本。

在淘宝起步遇阻

1993年,从日本留学归来的陈平创立了国内首个民营快递企业宅急送。这次陈平尝试了一种被他称之为“云快递”的方式,向直客、加盟网点开放平台,实现货物的全国配送。很快,这一模式受到阿里巴巴青睐,2010年阿里入股。

淘宝平台几乎是所有民营快递公司的生存之本,只要能从中分一杯羹,公司的生存和扩张不成问题。但即使有阿里的支持,一年之后,星晨急便的淘宝业务也没有起色。

“我发现一个拦路虎,淘宝很多卖家就是四通一达(申通快递、圆通速递、中通速递、汇通快运、韵达快运)的加盟商,既是淘宝卖家又是四通一达的加盟商,他的货绝不会发给星晨急便,而阿里并没有物流的支配权。我们的客户实际上是我们的对手,我们怎么可能斗得过。”陈平说。

转型B2C再陷僵局

陈平在描述自己性格时曾用“善变”一词,在进军淘宝受阻之后,陈平快速调整了思路,决定转向B2C,开始向京东、当当、亚马逊、凡客、一号店等几家大商家靠拢。

但再次创业的陈平并没有跟上电商快速发展的脚步,电商在PE的推动下,发展速度已经超出想象。在获得大量投资之后,自建物流已经成为电商关注的核心问题,大型电商在核心城市都有自建物流。

“市场发生变化了。我做宅急送的时候哪里有这样的事情?那时候市场切成几段,我以为电子商务也是这样的。”陈平说。

再次转型溃于蚁穴

C2C不成,B2C也被自建物流挡住了,成立已逾两年的星晨急便在两次尝试中资金损失严重,更严重的是,还不知道生存空间在哪里。

陈平“善变”的性格又一次体现出来,不过,这一次他的动作看起来像是“孤注一掷”。这一次陈平看上的是代理代收业务。在超市、便利店、宾馆设立代理代收快递点,然后由公司快速收货、分拣。这时的陈平看重了华南市场的一家精细化公司鑫飞鸿。

在陈平的调研中,鑫飞鸿在华南可以做到当日递,华东次日递,取货之后分拨能力、配送能力都很强。陈平希望在鑫飞鸿平台的基础上开设代理代收点。

但不同于上一次转向B2C,此次陈平在没有董事会支持的背景下孤注一掷,以个人名义与鑫飞鸿签下协议,并帮鑫飞鸿偿债。但这一收购尚未成功,绷紧的资金链就使得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本报记者 苏曼丽实习生 楼赛玲

相关阅读

陈平:这次我恨自己

星晨急便陈平: 用2000万的投资做4000万的事

陈平:向快递代理代收店转型

谷歌浏览器

Google浏览器下载

Google浏览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