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高端服装定制还能走多远

发布时间:2020-12-25 15:21:46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宁波目前有近百家高端服装定制店。市服装协会秘书长张晓峰说,这些店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老板大多是裁缝出身,专业上没得挑,但市场营销是他们的短板,特别是去年节俭之风盛行以来,行业正面临着洗牌。

不过,高端定制市场还是被很多人看好。去年的国际服装节,伦敦萨维尔街高级缝纫大师安德鲁带着为英国皇家贵族服务的定制团队来到宁波,两天时间就接了20多套订单。今年1月10日,安德鲁又来到宁波,约见新的预约客户,并考察了宁波的高级定制市场,还打算在宁波开店。

顶级的英国萨维尔街裁缝来了,宁波高端定制行业又该何去何从?

定制服装被当作艺术品来打造

和义大道对面,周孟江的店面不大,但装修得很精致,橱窗里陈列着的样衣件件面料考究式样别致,走近了看,浅灰色休闲西服前胸口袋那细细的针脚,据说是一针一线手工缝制的,小巧玲珑形态各异的各色扣子,在陈列柜中闪闪发光。在这里,每一个细节都展示着主人的独特品位。

周孟江在和一个客户打电话,那个客户觉得衬衫的袖管有点紧,于是两人在法式扣两个扣眼间内径到底是23厘米还是22.5厘米的细节上沟通了20分钟,最后结论是改了重做。

周孟江说,他在宁波开设服装店已经10多年了,逐渐转向定位高端群体。和义路上的店面主要是接单的,他在奉化和宁波都有加工作坊,请了裁缝做成衣。业务以男装为主,衬衣价格在3000元左右,西服在5000元至3万元之间。客户大多是企业主,也有部分白领和公务员。让他有点得意的是,宁波某知名品牌的服装企业副总每年都会在他那里定制西服,“一年5套,工作日一天一套,他们自己生产的西服他反而不穿。”

在周孟江看来,企业流水线上出来的是产品,而他们打造的是艺术品。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周孟江就在广东的一家小成衣作坊打工,做的就是定制的活。老板是香港人,看重内地廉价的劳动力成本,把作坊安在了广东。老板在香港接单子,量好了尺寸后拿到广东来做,客户大多是英国人。当周孟江花了三四天时间,做好第一件衬衫时,他就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开一家服装店。

距离和义大道不远的老实巷,一间小小的二居室里,做了大半辈子裁缝的任嘉伟也怀着同样的梦想。在开店之前,他是我市一家大型服装企业的资深打板师,年薪20万元左右。因为觉得流水线无法将自己的设计和理念完全付诸实践,两年前,他不顾家人反对,辞职开了家白领衣馆,专门提供私人定制服务。

2010年,任嘉伟独立开店后做出了自己的第一套定制西服,花了三天时间,却只收了400元钱。“是一整套哦。”他一脸无奈。

那家店开在丽园南路上服装定制店,没有精致的装修,看上去有点寒碜。“没人听我的解释,什么高端面料,量身定制,他们只说不实惠。偶尔有年轻人到店里来,看到这简陋的店面,他们不相信我能做出好东西来。”

半个月的业务量为零,任嘉伟捱不住了,就用普通的面料,成本价接了这第一单生意。

门槛降低,业务也有了,但价格上不去,利润微不足道,他的纯收入远比不上之前的工资。钱是小事,更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普通的裁缝,自己的专业和理念根本用不上。

去年初,任嘉伟关掉了丽园南路的定制店,在海曙租了套二居室。他没事就在各大商场和小店逛,看款式、面料、做工、内衬,全然不顾商场导购异样的目光。

小小的客厅放了打板机后,空间就很小了。房里挂着样式各异的女装和男装,都是这两年流行的款式。任嘉伟随手拿出一件浅色大衣:“这是我仿的,我用的面料还比正版的好,全羊毛的,人家至少两三千,我1500元就能做出来。两三千元,我能做一件羊绒大衣。”

但那没用,再价廉物美,愿意花两三千元甚至更多的钱买一件大衣的人,不会找上门来。

任嘉伟一直很纠结,他心目中的客户群,就算不是高端商务人士,至少也是普通白领。

相比任嘉伟,周孟江的境况好了很多。他说,他花了10年左右的时间来发展高端客户。

2002年,周孟江在孝闻街开出第一家制衣店时,做出的西装也就三四百元,绝对谈不上高端。10多年的时间,凭借慢慢积累的口碑,他逐渐把“80%的精力放在20%的优质客户身上”,开始尝试高端定制。这些客户不太在意价格,但比较注重西服的品质,有自己的想法,也会对细节提出更多要求。

2009年,和义路改造,周孟江关掉了孝闻街的店面,把和义大道对面的杂货店租了下来。他的高端定制店和奢侈品一条街一起开张,经过几年的努力,他的客户维持在一两百人左右。

宁波高端定制市场正面临洗牌

从去年开始,节俭之风盛行,周孟江的店一下少了三成客户。

受到冲击的远不止周孟江这一家,另一家开在五星级酒店的高端定制店老板说,他们的业务至少减了一半。

尽管感觉阵阵寒意,但周孟江觉得,这未必是一件坏事。“高端定制市场如果走送礼消费的路子,本身就不会长远。接下来两年,这个市场肯定会经过一番洗牌,能生存下来的都是有一批忠实客户的门店,他们会更加注重质量,看重信誉,维持并培养更多忠实的客户。”

北京的哮喘哪家好

郑州好专业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宁国癫痫医院

汕头中科治疗白癜风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