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是一个胖小妞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0:17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我是一个胖女孩,自小便是。

曾经,我总是以此为荣。跟妈妈出去,妈妈总是对她那些好姐妹们炫耀:我们家安娜饭吃得特别好,不到3岁就能自己拿着勺子吃,从不用我操心。那些阿姨们则向妈妈诉苦,她们家小祖宗如何挑食、不好伺候,吃一口饭要围着桌子撵三圈。

我的心里乐开了花,原来吃饭也能赢得表扬,胖也是一种资本。从此,我便下决心好好吃饭,于是便与吃的好朋友胖结缘,一发而不可收。

到了16岁,我身高1.6米,体重已经70公斤了。那些曾经的赞美声,早已经变了质。父母亲人总是笑嘻嘻地夸我什么可爱的婴儿肥、心宽体胖、胖人有福之类的,这些话在我听来无非就两个字减肥。我的同学们则更加直接,乐此不疲地给我起着各种各样的外号,什么胖娜、肥肥、企鹅。更有甚者,在我正狼吞虎咽地吃午饭的时候,杨岳鑫竟来了一句垃圾桶,气得我把饭喷了他一个满脸。

前一段时间流感横行,人们称之为猪流感。我健健康康的身体,流感对我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自习课上,我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前排的杨岳鑫竟夸张地捂住鼻子,和同桌嘀咕:明天我们要戴口罩上课了,小心猪流感。这不是分明在骂我吗?我立即朝他屁股上来了个凌空回旋侧踢,疼得他跳了起来。我笑嘻嘻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小寐了一会儿,梦游了。杨岳鑫也不是好惹的,一句梦游就能升级成大师兄了气得我鼻子都歪了:咏春拳杨岳鑫早已逃之夭夭了。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倒霉,一头撞进老师怀里。老师抱着他,温柔地对我说:来吧,去我办公室。结果,这一周的值日生都是我们两个了。

还好,胖也带给了我一点好处有个好人缘。男生喜欢和我在一起,因为他们和我在一起不怕传绯闻。于是,我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他们的好哥们,他们要是看上了哪个女生,我便成了他们的义务信使。女生更爱和我一起玩,因为和我在一起,更能衬托出她们婀娜的身材和时髦靓丽的穿着打扮。

当然,他们也不是总对我这么损。这天,他们拿出午休的宝贵私人时间围坐在一起,专门为我开了个会,主题就是为帮助李安娜同学摆脱肥胖烦恼的座谈会。他们的一致意见是:李安娜同学该减肥了。

胖娜,你可以喝减肥茶,不管吃什么,都能排出来。高挑的惠茜抢着给我出主意。

我觉得还是到桑拿房去蒸一蒸比较好,在身上抹一层盐,像腌肉一样,把脂肪全都去掉了。班花美琳说。

还是运动减肥最好,每天早上去操场跑上十圈,过一个月我们的肥肥绝对焕然一新。帅哥欧阳晨曦兴奋地拍着我的肩膀,打着包票。

看着她们说得那么起劲,我故作茫然地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减肥了?

这句话让他们集体石化。

还是惠茜脑子机灵,她说:胖娜,你每天看我们穿漂亮裙子不羡慕吗?你不是说我今天的裙子特fashion吗?这样吧,只要你减肥成功,我就出点血,这件裙子送你了!

惠茜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作为女生,我怎么能不爱穿裙子。冬天还好,人人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我并不显得特别突出。可是一到夏天,女生们个个穿着裙子,把自己打扮成舞动的蝴蝶,可恨我的大象腿,我只能把它们藏在裤子里面。

虽说这样,我还是装作不情愿的样子说:只有惠茜有礼物啊?杨岳鑫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大声喊道:为了支持你,以后谁敢让你喊他大师兄,我跟他急。这个杨岳鑫又破坏了我的好心情,等我减肥成功,第一个收拾他。

经过综合分析,我决定针灸减肥,然后强迫自己少吃点。可是,没想到,在针灸3天后,我竟对所有的美食都不感兴趣了。

每天我都感觉自己好虚弱,似乎一阵风就能把我刮倒。但是,当我看到我的体重一周竟减了2.25公斤时,我决心一定要坚持下去。直到有一天的体育课上,我突然晕倒了。欧阳晨曦把我背到医务室,医生说我营养不良,并建议停止减肥。

可是,现在我好不容易减到了64公斤,窈窕的身材在向我招手,我怎能放弃?执拗的我依然如故,任谁劝说也不好使。最后,还是老师通知了我的家长。

那天放学回家后,老爸神秘地说要送我一件礼物。老爸把一张光盘放进电脑里,竟然是我的偶像韩红早些年没出名时上的一档访谈节目《不要为你的相貌发愁》,看完后对我的震撼特别大。一直以来,我把韩红当成自己的偶像,喜欢她的歌,喜欢她的才气,更喜欢她的正义感,但是,我从来没想过韩红的成功之路也是那么艰难。老爸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顺势说:安娜,看完这个片子,你有什么感受?

我觉得,相貌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能像韩红一样有受人欢迎的性格、胸怀和才气,才是最棒的。爸爸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告诉我他去咨询了一位老中医,说健康的减肥其实就是多运动、少食多餐、不吃垃圾食品。

谨遵老爸教诲,从今天起,我要吃饱了再减肥。我俏皮地冲老爸吐了吐舌头,老爸装作无奈地皱起了眉头。

自那天以后,我每天都坚持步行上下学,周末经常约同学一起爬山。虽然现在我的体重还是62公斤,但我看起来非常健康,每天过得都很快乐充实。那些曾经和肥胖有关的过往,就像春天的柳絮,烦扰着我的青春,但它终究敌不过梦想这只大手,被我压得再无还手之力。

四川工服制作

浙江西装制作

绍兴工服定做